评论 字号         

陪读父母在澳洲——女本柔弱 为母则刚

2019-05-26 10:38:49    来源:环球评报网   

目前,中国每年有60多万的中国留学生去往世界各国留学,并以11%的速度增长。其中在澳洲的注册中国留学生已经超过17万人,中国已经连续多年成为澳洲最大的生源国,中国留学生每年为澳洲经济贡献近600亿人民币。其中18岁以下的中小学生占了很大的比重,而这些小留学生除了寄宿和住校外,衍生出了另一个群体——陪读父母。这些家长大多数在国内都有自己稳定的事业,但是他们却选择背井离乡,在一个不熟悉的国度陪伴孩子。是什么让他们做出了这样的选择呢?今天我们就一起走进陪读妈妈——唐翊的陪读生活。

\

我们的嘉宾唐翊是一名建筑师,1989年毕业于哈尔滨建筑工程学院建筑系(即现在的哈尔滨工业大学),曾就职于铁路部第三勘测设计院,从开始的二三线城市的火车站、铁路配套建筑的设计,到作为北京西客站高架候车厅的建筑负责人,再到后来和丈夫一起经营一家建筑设计公司,事业上还算是顺风顺水。15年唐翊的女儿赴墨尔本求学,16年唐翊放弃国内事业,来到了澳大利亚墨尔本,成为了陪读妈妈大军中的一员。

\

陪读背景

亚梅:今天很开心能和您一起聊一聊您陪读的经历,当时是为什么选择送孩子出来呢?

唐翊:我女儿是一个有个性的孩子,从学习上表现就是比较偏科,她可能文科的比较好,但是理科就比较差。他小升初的时候呢就是按照文艺特长生招进来,因为她有打鼓的特长、有绘画的特长,在国内还是比较看重成绩的,我觉得我不如把她送到国外来,在稍微宽松、人性化的教育环境里头,让她能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,发展她这方面的特长。

亚梅:刚开始是她自己一个人过来的,后来您为什么又选择陪读了呢?

唐翊:她从15年来到MLC读书,住校以后其实有很多事情她没有告诉我,

有一天晚上,莫名的就有一个人来找她就威胁她,我女儿就喊了,但是始终不知道这个人是谁,但是这件事情给她的心里上很大的创伤。

然后还遇见一些校园霸凌,她在Camping的时候呢,同学觉得她性格比较孤僻,有一些同学就对她有一些异样的看法吧。回来以后呢,她的locker上又被贴上了很多不好的东西,她从此以后就愈发的孤僻了,就不愿意跟别人接触,也不愿意说话了。

这些事情都是我16年到了澳洲以后她的朋友悄悄告诉我的,她比较喜欢动漫吗,有一些圈里的朋友在这边。

在这之后呢曾经有一次她在电话里,跟我通话的时候,她跟我说你能过来陪我吗,当时我想着我父母的身体,我还这么跟她商量,我说我能不能过去陪你半年,然后在这边陪外公外婆半年,然后她当时就在电话里,就完全控制不住嚎啕大哭说:你让我自生自灭算了,我当时我也觉得特别特别难过,但是学校的这些邮件的让我,最后彻底决定下来我要过来陪她,因为我真的害怕会发生什么意外。

\

陪伴的冲突

亚梅:那么您来了之后是不是这些问题就都顺利解决了?

唐翊:陪她的时候呢,刚开始也是有很多冲突,有很多我不能理解的事情。

比如说 ,有时候在City会有各国的文化节嘛,我会带她去看,我带她去看的时候到入口的地方,她就坚决不往里面走了。

当时我刚来,她的情况我也不太理解,我说这有什么可怕的呢 这不挺好的么。然后我当时还赌气,我就自个儿去逛。逛完了一会儿她就给我打电话, 她就说:你完全不理解我,你就像他们其他人那样看我,觉得我就是个异类,觉得我特别不正常,其实我真的是特别害怕。我一过去 她就蜷缩在那里,在那儿发抖。

那段时间我始终在问,我说你怕什么,你有什么可怕,我说妈妈在这你有什么可怕的。但是她也不说,她说我不喜欢,我一看人多我就慌的不得了。刚开始我也不太理解,这种抑郁症还有社交恐惧症,有多么的可怕,但是直到在我孩子的身上发生了以后,才知道这种疾病离我们有多么的近。

\

近年,因心理问题导致被劝退的留学生由2015年的0.44%上升至3.43%。孩子缺乏独立学习和生活的经验,当他们身处一个陌生的环境,又面临诸多问题时,倍感压力,手足无措。孤独感对于留学生来说不可避免,初来乍到由于语言与文化的障碍交不到朋友,导致不合群,这种情况远比想象中普遍。或许这是导致孩子心理问题最直接的原因。尤其是处于青春期的中小学留学生,更容易产生心理问题。

夫妻相隔两岸

亚梅:那孩子出来留学,您先生是什么态度?

唐翊:我先生刚开始是不太同意,孩子送这么早送出来,出来以后呢 他就觉得我真的像“妻离子散”了一样。 

一个人回到家,哪哪都蒙着一层灰。他后来也不怎么回家,有时候就住在单位,那个时候市场不太景气,他就几乎是辞了全部的员工 ,他自个儿一个人干。一个是可能他自个儿也缺少家庭温暖,另外一个市场也不好,收入不理想,一到交学费的时候,我们俩总会有一些争执。

其实也不能怪他,因为好多事情已经走到这一步了嘛,所以我觉得不管怎么样也要把孩子的书让她读下去,然后让她把这边的学上完。

澳洲的私立学校学费昂贵,每个学生每年约合20W人民币的学费,加上课外补习班以及音乐课都是很大的开支,除此之外,唐翊还要支付昂贵的房租和母女两人的生活费,这让她不得不每天很早起床,安顿好孩子,然后奔波于药房、超市、快递公司之间,去采购保健品、护肤品、母婴用品等等澳洲产品寄回国内,通过代购来补贴两人的生活费。

在孩子与父母间抉择

亚梅: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,陪读这个字眼听起来很温暖,确有着不为人知的艰辛。您的父母呢,陪读的时候也没办法照料到他们吧。

唐翊:内心其实相当挣扎,因为我是独生子女,我父母都80多岁了,15年10月19号,我父亲突然的发病,就从此就在床上,就一直没有再起来过。我母亲还不能住养老院,她当时做过心脏手术,心脏搭了八个支架。父母的这个情况呢,就一直让我非常非常纠结和矛盾。孩子这边呢,老师也在跟我发信息发邮件说,她经常提到有自杀倾向不想再活了,所以这个也让我非常非常揪心。给我母亲安顿好就非常非常匆忙的陪孩子到墨尔本了,我就怕如果一旦我不过来,不来陪伴她的话呢她会做一些让我觉得一生都无法挽回的事情。

\

都说“树欲静而风不止”,孝敬父母一直是中国人民的传统,但是像唐翊这样,一边是身体状况不佳的父母,一边是心理情况多变的孩子,这种选择是困难的。这不是在决定谁对她更重要,而是在考验她如何在无法分身的情况下兼顾两边。

陪伴的价值

亚梅:您为了孩子做出了挺大的牺牲的,那您觉得一路陪读三四年,值不值?

唐翊:16年我刚过来的时候她正处于青春期的爆发期,经常我们俩就会谁也不理谁,后来我也是到这边来了以后,就找到了专业的心理医生。我女儿后来一直在说,说好像心理医生对他帮助不大,因为她没怎么跟心理医生特别的倾诉过。但是我跟她说 我说我觉得心理医生对我的帮助非常非常的大,因为他让我知道在你情绪不稳定的时候我怎么对待你。我记得心理医生说的最好的一句话就是:父母就像一个大盒子一样,不管孩子如何孩子如何在里面撞,你都要先包住她,把她的情绪接下来,首先是让她不伤到自己,等她情绪稳定了她会听你跟她怎么说。像一个盒子也像一个港湾,如果父母自身都不稳定有波动的话,孩子这艘船是无论如何也靠不了岸的。

\

亚梅:那经过这段时间的陪伴,孩子的情况有改变吗?

唐翊:通过四年的陪伴,她改变了很多,比如说代购的时候帮我去寄东西呀,而且一些事情她也愿意跟我分享了,她一般跟我分享都是开心的事情,可能自个儿不愉快的事情她有时还是会闷在心里,但是能慢慢慢慢的就会跟我渗透出来,然后我能理解她了,我们俩就能够沟通的更好一些。

亚梅:那孩子跟您父母经常沟通吗?

唐翊:我父亲在2017年已经去世了,这件事对我女儿的冲击也是非常大,因为她从小是跟我父母那里长大的,她跟我父亲的关系尤其的好,可能甚至超过了她跟她父亲的关系

亚梅:真的很遗憾,那您父亲去世的时候你们是在墨尔本?唐翊:我父亲去世的时候 我们没有见到最后一面,殡仪馆才见到,我女儿当时,非常非常难过,后来她一直就把外公的相片放在自个的项链里带戴脖子上。她之前不怎么参加学校的活动,回来之后,她就参加了学校的中文演讲大赛,虽然没有拿到大奖,但是我觉得她至少愿意参与进去了。

颁奖的时候她是有个参与奖嘛,但是她人就突然跑到那个教室外边,我赶紧追出去,我就看见他在对着窗户嚎啕大哭。她就说那个外公没有看到我有出息的那一天就走,我就抱着她说没有没关系,外公在天上看见你,你勇于参加你这个勇气我觉得就已经很让他感动了。但是从那之后我觉得她成长了 好多,她就一下子长大了,很多事情她也愿意去帮我分担。

后来她在学校里一个英文的演讲里也写了一篇稿子,我看了也特别感动,她说:外公是最好的朋友,之前见到他的时候,他一直在床上,他已经不认识我了,但是后来他走了以后我一直觉得他在天上看着我。

\

亚梅:那您觉得在这边陪读辛苦吗?

唐翊:我其实体会非常非常温暖,就是周围的朋友都对我非常的照顾,即便在最困难的时候,我也是能够在朋友在家人的帮助下熬过来已经,我觉得我已经看见曙光了。

亚梅:那有这么多曲折的经历,你是否后悔当时的决定呢?

唐翊:对孩子这个陪伴吧虽然四年 但是我觉得就是我从来没有后悔过。因为我觉得孩子在我的陪伴之下已经慢慢的从哪个青春期的躁动,越来越独立越来越往正轨上走了,所以呢,我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。

\

亚梅:那您之后有什么打算?

唐翊:我准备今年年底就回国去照顾母亲 因为母亲也80多了,身体也一直不好,现在是一个人在国内,所以我就跟我女儿说,我要把你这边安顿好,你自己独立了我就回国了,她说我也应该独立了。

亚梅:您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和资金在这边陪读,不但要操心孩子学校,还要求生存,付出真的很大。

唐翊:我付出应该肯定是巨大的,但是呢孩子的成长这一段经历一旦错过就会很难挽回,其实生活嘛,就是生出来活下去。所以我回到国内,我即便拾不起老本行,我还是能生活下去的。也许别人会说,作为母亲,这是一个特别大的牺牲,但是我觉得陪伴孩子也是让自己成长一遍的过程。

澳华传媒供稿
编辑:张梓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