评论 字号         

俄罗斯政府75%部长换人 80后出任信息部长

2012-05-25 13:43:42    来源   

莫斯科时间5月21日14时,俄罗斯总统办公厅新闻局发布消息称,总统普京当天在克里姆林宫会见了梅德韦杰夫总理,告之自己已正式签署了有关新一届政府人员组成与结构的总统令。
普京说:“根据宪法和我们事先达成的共识,你提名所有内阁候选人,我与他们都一一见了面。我已正式签署命令。愿你和你的同事们工作顺利。我认为,我们在新政府中安排新面孔的做法是正确的。”
75%的部长换人 最年轻的29岁
据悉,梅德韦杰夫政府中的部长与普京任总理时相比更换了75%。
根据总统令,新政府中有一位第一副总理、6位副总理。伊戈尔·舒瓦洛夫留任第一副总理并成为新政府中唯一一名“第一副总理”。副总理包括弗拉季斯拉夫·苏尔科夫、德米特里·科扎克、德米特里·罗戈津、阿尔卡季·德沃尔科维奇、奥莉加·戈洛杰茨与亚历山大·赫洛波宁。政府办公厅主任将由副总理苏尔科夫兼任。
在新政府中留任的老部长包括:国防部长谢尔久科夫、外长拉夫罗夫和财长西卢阿诺夫。新政府共有21位部长。
梅德韦杰夫的政府新出现了两个部:“远东地区发展部”和“与公开政府联系部”,而原来的卫生和社会发展部被拆分成了两个部:卫生部、劳动和社会保障部。
据悉,莫斯科市内务总局原局长科洛科利采夫被任命为内务部长,楚瓦什共和国原总统梅金斯基为农业部长,地区发展部长为哈巴罗夫斯克边疆区原州长伊瓦绍夫。新政府中最年轻的是信息部长尼古拉·尼基福洛夫,今年仅29岁。
这份“千呼万唤始出来”的新内阁名单中,一些新人闪亮登场,也使一些老人黯然退场。莫斯科正上演一部“但见新人笑,谁闻旧人哭”的大戏。
地方一把手一再年轻化
与此同时,莫斯科之外,俄罗斯境内庞大的地方官队伍也在发生着微妙变化。
5月18日,伊尔库茨克州州长梅津采夫主动向普京总统请辞,并获得批准,成为今年以来向总统请辞的第21位俄联邦地方行政长官。在这21人中,只有3人去职的原因是“另有任用”。
普京自5月7日就任总统至今不到两周的时间里,已批准4位地方行政长官的辞职报告。这显示出,普京在对联邦级“普家军”重新排兵布阵的同时,也在潜心调遣83个联邦主体的“地方诸侯”。
据统计,自2008年5月8日梅德韦杰夫就任总统至今,83个联邦主体中已有57位“一把手”去职。本报记者发现,这些人中,有36人是在任期正式结束前“下课”的,其中33人为主动请辞。在这些被“罢官”的地方大员中,只有前莫斯科市长卢日科夫“被贬”的原因是“失去了总统的信任”。与之形成对比的是,这些年来,还有6名地方行政长官在此过程中被梅德韦杰夫连续任命两次。
这一系列地方大员的人事变化后,“梅普组合”不仅砍掉了一些地方的“常青树”,同时也使地方行政长官的年龄结构明显年轻化,地方行政长官的平均在任时间由2008年5月的7.2年降至2012年5月的4.7年。
2008年5月,俄罗斯地方行政长官的平均年龄为54.4岁,其中5人年龄超过70岁,最年长者是巴什科尔托斯坦共和国领导人拉希莫夫(74岁),最年轻的“一把手”是车臣自治共和国领导人卡德罗夫(31岁)。
到今年5月,地方行政长官平均年龄降至52.5岁,其中6人不到40岁,最年轻的是车臣自治共和国领导人卡德罗夫(35岁),最年长的是克麦罗沃州州长图列耶夫(67岁)。
2008年时,“叶利钦时代”的地方行政长官有14人,目前已减少为4人。
2008年时,地方行政长官中,莫斯科人有5位,根本没有圣彼得堡人,目前已变为莫斯科人减至3人,圣彼得堡人增至3人。
2008年5月时,地方大员中有一名女性,现在为两名。
俄罗斯各地方行政长官主要是从当地精英中产生的。2008年时,有32名地方大员是从当地行政官员中直接提升起来的,10人是从本地议会中转任过来的。到今年,有38名地方大员来自本地行政机构,6人出自当地议会。此外,有29名地方大员是从联邦中央政府直接空降到地方的。
由于后备人才不足,俄媒体称,梅德韦杰夫任总统期间,俄中央“已找到需要换下的地方大员,却找不到填补这些位置的合适人选”。
普京选官“不拘一格”
俄总统办公厅新闻局18日发布消息称,普京正式任命下塔吉尔乌拉尔车厢厂装配车间主任伊戈尔·霍尔曼斯基赫出任乌拉尔联邦区总统全权代表一职。
有知情者透露,普京之所以做出这一任命决定,是因为他最看重霍尔曼斯基赫积极参与社会活动的热情。
普京在签署这一任命的当天会见霍尔曼斯基赫时说:“我看到,您积极参与政治工作、社会活动,连续数月非常积极地从事这方面的工作,而且建立起一套完整的社会运动,现在又在建立‘保护劳动者’社会组织……因此,我认为,您作为一位一直活跃在生产第一线的人士,了解我们普通公民的生活,担任总统代表是合适的。您能维护普通民众的利益。”
霍尔曼斯基赫答道:“这是我的极大荣幸。我将努力不辜负您的期望。”
普京对霍尔曼斯基赫的破格提拔,绝非心血来潮的意气用事。霍尔曼斯基赫在2011年12月15日与普京视频直接对话后一举成名。他当时向普京承诺:“我们这帮男人准备去驱散那些抗议集会的人。如果警察对付不了他们,我们能对付。”他后来还积极投入普京的竞选活动,并参加了一系列支持普京的集会。
从这一任命中,人们不难解读出丰富的多重含义。
地方长官任免 大权仍归总统
总统驻联邦某区的全权代表似乎是“虚多实少”。与之相比,普京重返克宫后各联邦主体“一把手”的人事变动更让人关注。
中央与地方的关系在俄罗斯政治经济生活中占有极其重要地位。但在叶利钦时代,这种关系一直矛盾频出。
普京掌权后,先是于2000年在89个联邦主体基础上成立了七大联邦区,由他亲自任命总统代表管理,以加强中央对地方的掌控;后又于2004年修改地方领导选举产生办法,取消了一直实行的地方领导人直接选举制,改为“由总统提出地方行政长官人选后再经过地方立法机关表决通过”,将“诸侯”任免权收归中央。再后来,普京又确立了中央裁决地方领导违法行为的权力,形成了中央约束地方的法律干预机制。在此过程中,从2005年起,俄罗斯又合并联邦主体,从原来的89个压缩至83个。
“削藩”的几大板斧抡过之后,过去那种地方变相割据、中央讨好地方、“四肢管理大脑”的局面彻底改变,普氏“中央垂直管理体系”得以形成。
但近两年,随着国内呼声的提高,普京又在重新调整中央与地方的关系。
今年5月2日,即将卸任的总统梅德韦杰签署了恢复直选州长的法令。根据这一新法令,俄罗斯各联邦主体行政长官(州级行政长官)的候选人今后将由各政党推选产生,再由该联邦主体居民通过直接投票的方式选举出来。各政党既可推选本党成员,也可以推选无党派人士。各联邦主体行政长官的每届任期不得超过5年,只能连任一次。一旦候选人得票数超过当地参加投票选民的半数,即视为当选。
这条将从今年6月1日起生效的法令,被视为“梅普组合”推动本国政治体制改革的重要一步。
有分析人士指出,普京这几天忙于更换地方行政长官,是想赶在这个新法令生效前尽快落实其地方官员的人事安排,利用这狭小的时间差打造未来5年地方主体内的“安全气囊”。
更多专家认为,恢复地方行政长官直选,并不意味着中央与地方的关系再次发生改变。与从前的“自由直选”不同,目前的地方行政长官直选只是“有限直选”,选民只能在总统提名的几位候选人中作选择。而中央考核未来地方行政长官的重要标准很可能是,能否确保统一俄罗斯党在地方选举中获胜。